Feed on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the 'Personal' Category

渡渡鸟的涅槃

渡渡鸟的涅槃
不知道知道这种鸟的人多么?至少我以前是没听过,非常孤陋寡闻,惭愧!英文里叫dodo bird,学名Raphus cucutlatus,和Solitaire鸟是亲缘关系最密切两种鸟类。嗯,是solitaire鸟,不是solitaire纸牌,是一种已经灭绝的体积庞大、不能飞行的一种鸟。渡渡鸟也和solitaire鸟一样灭绝了,我为什么又做鸟语罗里罗嗦呢?因为,很不可思议的历史记载,渡渡鸟被人类发现于 1598年,然后很快的在被发现以后就于1680年彻底从毛里求斯灭绝了!出现的时间仅短短的82年,横跨明末清初,在当时人的寿命来说算是长命了,不过据推测渡渡鸟早在2000万年前的中新世纪就已经出现,历史比该死的人类要早好多。因为少有天敌,渡渡鸟生性就十分温驯,毫无躲避人类及其他动物袭击的能力。
物竞天择毕竟是残酷的,1598年葡萄牙人首次登上毛里求斯海滩,被从未见过的各种美丽海鸟所吸引,其中最另他们吃惊的便是渡渡鸟。渡渡鸟原来叫“愚鸠”,是一种巨型鸟类,体长100~110厘米,大小似火鸡。体羽主要为灰白色,脸部裸露部分为红色;眼睛为白色,嘴黑色,腿、脚都为黄色。诈看之下有点象鸽子,但颈部较短,嘴尖钩曲,尾羽卷曲。
渡渡鸟身躯较为臃肿,可怜翅膀已经退化,因而只能奔走却不能飞翔,更过分的是,还不能跑。大概是因为它能发出“渡渡”的叫声的缘故,或许由于它性格温顺、行动笨拙,葡萄牙人把它叫做“渡渡鸟”。“渡渡”在葡萄牙语中就是笨拙的意思。
渡渡鸟栖息于林地中,不能飞所以窝也筑在陆地上。毛里求斯岛温和的气候、丰富的食物,没有猛兽猛禽的侵扰,渡渡鸟就是这里的“土著”。由于它们在自然界中几乎没有天敌,所以它和人类也特别亲近,丝毫没有警惕心和疑心病。当葡萄牙航海者出现时,它们好奇地迎上去,上下打量这些陌生的来客,表现出特别的亲昵和热情。然而渡渡鸟的热情好客并没有另葡萄牙人感动,在鸟人和睦相处一段时间以后,突然发现这些可爱的鸟是出色的盘中物。呜呼!于是大量的捕杀开始了。可怜的渡渡鸟在毫无戒备的情况下成了外来者的棒下鬼和枪下魂。
1599年荷兰人取代了葡萄牙人统治毛里求斯,1644年首批荷兰定居者进入毛里求斯,在这里统治达100年之久。同是人类,荷兰殖民者对渡渡鸟的滥杀比葡萄牙人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还带来了猫、鼠、猪、狗等动物,使渡渡鸟及它们的后代惨遭杀戮。1680年,在与人类相处少于100年内,渡渡鸟就从毛里求斯岛灭绝了。随后与渡渡鸟同种的鸟类也相继绝种。如留尼汪岛上的白愚鸠在1750年绝灭;罗格里格斯岛的地愚鸠在1800年绝种。至此,世界上连一只完整的渡渡鸟的标兵也未能保存下来。不过我在网上找到好些渡渡鸟的画像,其中也有《爱丽斯游记》著名童话中出现的“爱用照片上莎士比亚的姿势思考问题”的渡渡鸟的“插画”:-

1759年的油画”The Dodo & Given”:-

1841年的:-

还有1890年画的:-

在我印象中这些鸟似乎都看过,不过好像记忆中在图书上看过,忘了叫什么了。
因为渡渡鸟的悲剧,在西方就有这样的一句俗语: as dead as dodo,即逝者如渡渡。这句俗语背后的悲怆或许只有2000年前毛里求斯人才能真切体会,不过看着这些可爱迟钝的鸟类的灭绝的历史记载,我还是想着就难过。这些年来我逐渐沉迷在对gadgets商品、新科技的追求上,慢慢的童年时儿童特有的爱心、关怀之心的蠢蠢的良心,慢慢被涤洗磨去了。无语,随波逐流吧了。
渡渡鸟后话
一种物种或者动物的灭绝,在自然生态环境中不会只是结束那么简单。科学家发现,毛里求斯岛上的 calvaria卡尔瓦利亚大树也面对濒临绝种的困境,并不是由于自身的遗传问题,而恰恰和渡渡鸟的灭绝有关。卡尔瓦利亚树,也称大颅榄树,高30米,树龄都在300年以上,现在只剩几十棵了。树上每年落下的是一些象李子一般的果实,里面包着种子,但这些种子并不发芽,所以不能生长出幼树。
因为这种树的种子藏在外壳十分坚硬的果实内,幼芽自身不能破壳而出,只有渡渡鸟是它的天然盟友。渡渡鸟最喜欢吃这种树木的种子,但并不将它完全消化,完全消化的话卡尔瓦利亚大树怎么传宗接代呢兄弟?而只是使其外壳变薄,然后排出体外,经过这番折腾的种子才能发芽生长。所以,渡渡鸟与这种热带树是相依为命的,失去一方,另一方也无法继续生存下去。
1981年,美国生态学家坦普尔来的毛里求斯研究这种树。这一年是渡渡鸟灭绝300周年。坦普尔细心的测定了卡尔瓦利亚树年轮后发现,它的树龄也正好是300年!就是说渡渡鸟灭绝之日,也正是卡尔瓦利亚树绝育之时。为了证实这个巧合,这位生态学家让与渡渡鸟习性相似的吐绥鸟吃下卡尔瓦利亚树的果实,几天后种子排除体外,果实被消化掉了,种子外边的硬壳也消化了一层。坦普尔把这些种子栽在苗圃里,不久种子长出了嫩芽,卡尔瓦利亚的不育症被治好了。。。
在各自竞争生存空间的同时,很多动物被逼上了绝路。新疆虎的灭绝是很有名的例子;还有很多诸如澳洲从前珍贵的“土著”,袋狼、袋狸等也灭绝了。(我在紫光拼音中直接打“袋鼠”就自动有这个词儿,打“袋狼”、“袋狸”就没有,当然这是题外话,不过现在很多孩子不是都没听过这些动物的名字么?更不用说知道它们的历史了。)
在大学里学生态学的时候我都没有这么大的感触,这一次,非常难过。以此文,纪念那些逝去的动物。
Livy @2004-10-16 11:42:14
回复:渡渡鸟的涅槃
好文章…
By:Rex @2004-10-16 15:44:24
回复:渡渡鸟的涅槃
嘿嘿……渡渡鸟偶倒是知道……
以前玩《大航海时代2》的时候知道的……
By:Wuvist @2004-10-16 13:23:52

今天是singhealth的Annual Scientific Meeting的开始,为期三天在香阁里拉酒店举行。我第一天去了,不过接下来两天就不去了,连posters也是别人替我收,这样就可以了。
这个ASM真是“无聊”,ballroom太小,相对于singhealth近千人的聚会,午饭/下午茶的时候真是壮观!也许是大家都饿了,等了好久午餐迟迟才开始,结果一开始场面便有点失控,越到后来惨不忍睹,大家好像在‘抢’食物,贪婪的插队/排队,杯子碗碟的撞击声,各个角落挤得水泄不通,一架高贵典雅的钢琴合上以后,被一些人当做桌子放自己的食物、饮料……
一个美国的朋友看到我,和我说刚才拿食物的时候,他所看到的‘丑陋现象’,最后加上”the styles of chineses..” ……泛指所有华人吧……当时场面太乱,也没怎么听清楚。

有段时间没有写blog了

有段时间没有写blog了,这几个月生活过的很平静,没有花钱买gadgets,老老实实的工作、学习,心理上很塌实。不过7月初倒是把钱都用在饭局上,朋友到澳洲去了,一个朋友刚刚first class honours了毕业等等。“出来混的,迟早要还的”。。哈哈。
我今天才register我的iPod,越来越喜欢了,可是第四代的iPod偏偏在我刚找到倚靠的时候出来了。第一眼印象是比较便宜了、电池寿命更长了。不过仔细看看第四代20G的价格虽然和第三代15G的差不多,不过苹果还是不那么大方di,偏偏一些重要的配件都不给了,只添了一个从来都没给过的 USB 2.0 cable,汗哦。第三代20G之所以那么贵,因为它包括了dock,remote controller, carrying case,挺划算的。更不爽的是,第四代不能用第三代的iPod dock,如果通用的话我可能还考虑升级。。
新的iPod出来又要考验我的意志力?外形差不多,但是12小时的电力,更多功能。。。好讨厌的感觉喔。
Livy @2004-7-25 13:11:33
查看本分类 新闻 的所有网志
回复:无题
现在20G的iPod卖$548,40G的$748,包括消费税了。USB2.0是好东西,不过这条cable在harvey norman只卖30几元,其他remote controller, dock各要$68+呢,比较贵的配件。
By:Livy @2004-7-26 20:44:16
回复:无题
现在20G的iPod卖$548,40G的$748,包括消费税了。USB2.0是好东西,不过这条cable在harvey norman只卖30几元,其他remote controller, dock各要$68+呢,比较贵的配件。
By:Livy @2004-7-26 20:44:15
回复:无题
能问一下吗?到底多少钱?
By:移动硬盘 @2004-7-26 16:54:22
回复:无题
呵呵……USB 2.0是个好东西……
By:Wuvist @2004-7-25 21:32:44

书展

今天去逛了书展,只买了一本书,上海辞书出版社的《唐诗鉴赏辞典》。大厅里好冷,一个文学素养很高的同行伙伴离开的时候什么书也没买成,他说还是回中国买好了。
然后我们一行四人又到了森林广场,找森海塞尔的MX500。我的iPod原配耳塞品质奇差!最近老狼给我强烈推荐了几款耳塞,我原来也不是耳机发烧友,而MX500也便宜,那还是不错了 正在放海顿的弦乐四重奏,《皇帝》《五度音程》《日出》。。我不会煲耳机,随便凑合 等一下试试Archiv Produktion的巴赫,然后Philips的,Decca,RCA Victor Gold,DG几家唱片公司的版本。
Livy @2004-5-29 22:12:12
查看本分类 新闻 的所有网志
回复:无题
老婆的耳朵好厉害,呵呵. 支持…….
By:老公 @2004-5-31 15:13:23

palm m105

一个同事让我替他找买家,卖palm m105。虽然我很低调,不过department里还是有一两个人知道我玩胖玩得有点儿‘疯狂’。结果一个我不是很熟的同事竟然找上我帮他卖这个老胖。
我寻寻觅觅了两个多星期,无人问津,实在不好卖,无色、低分、操作系统3.5.2、无插槽、无充电电池,真的是很老的胖了,虽然三年前还一度流行,不过短短三年胖手持设备的进步真是一日千里啊。
我差点以$40把它卖掉了,幸好主保佑,那个出价$40的家伙后来便没联系我,很快另一个人愿意出手$50。我初看他的email 名字没什么,快要交易了才发现,哦,原来是个外国人。。等等,在google搜了一下,这个买家有点来头,world mission directory里的一个名字。虽然我不是教徒,但是相信其他教徒应该都知道这个人吧?McCaul family,一家子都奉献给耶稣基督了,在柬埔寨等亚洲地区进行传教工作。。。admire….~~~
Livy @2004-5-22 9:44:12
查看本分类 其他 的所有网志
回复:palm m105
传闻的iPaq hx4700很不错。。hx系列都支持VGA了~~
By:Livy @2004-5-23 9:26:47
回复:palm m105
By:L @2004-5-23 9:25:10
回复:palm m105
汗。。~~我又不是卖PDA的。。哦~~Jesus~~~BTW,我不知道ipaq3850可以卖多少呢现在?
By:Livy @2004-5-23 9:11:30
回复:palm m105
我的iPaq 3850也想卖………………………………
By:Wuvist @2004-5-23 0:51:01
回复:palm m105
耶稣,…..
By:快乐自我 @2004-5-22 19:46:13

做实验

今天下午大部分时间待在4度的cold room里做实验,冻死我也。实验完毕又跑到-80度的冰窟里找血清,祸不单行。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干劲’,我不管快要麻掉的手还有疼痛,继续找我的血清。
实验干了一天很累,下班后和bf到老巴刹吃饭去,晚饭后便在附近徘徊漫无目的。走在新加坡交易所大楼前,看见里头出来一行外国人,白皮肤金头发,再看看自己黄皮肤黑头发,和他们不是一个层次的,哎。走着走着,有种阴暗的感觉,穿梭在各大楼之间,而大楼之间的马路是那么的狭窄。这种感觉我也说不上来,在夜晚时分走在那车道繁忙的边上还没什么,不过几年前我参与Newpaper主办的Big Walk Charity,这一带也是当时所走路线之一,那天是五一,不办公,马路上没有来往的车辆,四下静悄悄,尽管烈日当空,一道巨大的阴影却自各大楼投射下来。。。阴暗、狭窄、空荡,是我当时的感觉。
最近败了个iPod,真爽,刚才在路上听着“瑶族舞曲”,一种莫名的悲哀感油然而生。。
Livy @2004-5-4 21:59:53
查看本分类 随想 的所有网志
回复:无题
血清,病人的血清。。 用来做western的
By:Livy @2004-5-5 19:24:37
回复:无题
was doing chromatography for our protein extract from pig brain…mainly protein works
By:Livy @2004-5-5 19:24:12
回复:无题
血清???
By:lonelyseason @2004-5-4 23:25:59
回复:无题
what kind of experiment r u doing? (curious)
By:t @2004-5-4 23:02:19

多年前写的短文

最近看的Passion of Christ, Kill Bill又让我想到了我这篇短文,贴出来,看看暴力不暴力?其实也不,只是有血吧了。。
我骑马经过那里,血腥味似的空气弥漫周遭,且混杂着黄土红泥味,叫人作呕。那里一丝风儿都没有,更别说是个安静凉快的地方。同着以上空气的这种条件,黄昏或夜晚时分若你行经此地,以后必定被人发现你直躺于地、两眼发白 、口吐白沫。或许发生了什么恐怖的事吧,但等到受害者脑醒的时候,也不能给我们说明什么;他们最终更落得个莫名奇妙自杀的下场。有一个可怕的说法,认为这些人的理智与记忆都被恶魔吃掉了,以致他们清醒后,那记忆早已消匿无迹。
  
糟糕的是,我在此迷路了!我记起上述传闻,在未来的 几分钟里将遭遇可怕的事吧?不过,这种种的不安都是别人加诸于我的,我自己并不感到有多可怕。我不会掉头离开, 却倒希望上帝赋予我常人所没有的能力,让我揭开谜底; ……不过这也太可笑了。
  
就在我磨蹭之际,我的马突然间发了狂,尖声嘶喊,人 立起来似要给我个倒栽葱。我以’倒挂金钩’之势落了下来,与这忘恩负义的畜生搏斗,相互撕咬,扭打成团在沙地上打滚。顿时,尘土飞扬,天昏地暗似把我们包围。我咬它的颈子,鲜血连同沙子自齿缝间涌入口腔,甜中带苦。刚刚还属于未来的几分钟,就发生这种怪事,也可能是恐怖的开始吧。只不过眨眼的功夫,我能意识自己身上几处已被咬噬;血流不止,痛苦使我昏了过去。
  
或许昏迷了许久,或许只睡了片刻,我醒来时,眼前一片万里晴空,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躺在血泊中,力气尽失,我想我快死了。我挣扎着匍匐前进到一颗参天古树旁,不明白那畜生是那么恨我:吞我的肉,吸我的血。我方坐好,另一个麻烦又来了。一个叫我恨得咬牙切齿的魔鬼,竟然出现了!
  
我身不由己的愤恨到了极点,一座火山在我心口上爆发。我素知憎恨只能伤身,但我年轻气盛,’自我控制’只是挂名的存在。更不知是什么力量使我冲他,一下子从死里复活了,整个人就是即时炸弹。如今想来,更感到那是不可思议的魔鬼的力量。或许当时撒旦隐身在我心中某个角落,热烈地诅咒它的门徒:我撕裂他的肉、我疯狂嘶喊!
  
接下去是不堪回想的。一个血淋淋的’肉人’摇晃着东倒西歪,没有反抗的余地,终于倒下了。
  
—-奇怪!他为什么被我打败?为什么让我挖了他双眼、吃了他心肝?这一切好象是安排好了的,只照着我心底隐蔽处上演,没有任何疑问,一开始就胜利了。即是为了我的胜利,邪恶的亦被允许,不可能的被可能了。
  
他躺在满是皮肉做为点缀的沙地上,就在一个范围里,是祭祀舞台上的祭品。血的河流从其左胸膛下汩汩的流,似被倒翻的红酒,一幕’酒池肉林’的光景。我将眼珠子生吞了,未经咀嚼,可也折磨了我往后的饮食。
  
接下去又是不堪回想的。我被撒旦附身,从所谓’文明人’过渡倒退成’野蛮人’,吃他、咬他、啃他、舔他。事实上,我还在怀疑:是否只要你愿意,就可转变为野人?
  
我终于可以饱了,松了口气,呵出血的气味。其实我并不轻松,我的’吃人’是不得已的。我周身是血,脑子空白,刚刚的一片万里晴空凝缩了压在我身上。我已经无力痛苦,双手抱着头蹲着,象罪犯一样等待在医院中清醒过来;……梦幻结束了却又开始。
  
许多好事之徒聚在我周围,他们说我已昏迷了个多月。我记得做了许多碎片似的梦,却不能将它们排列组合。不过,对于我杀了人的事实,我是一刻也忘了!这些好事之徒重复着过去的问题,无外是想套出我杀了人的实情来。当然,我学着前人的样,说什么也不记得了。
  
我出院,继续正常的作息。虽能勉强饮食,我却不再吃肉、鱼丸(只要是圆形的〕,不喝红酒、番茄汁等等。想想看,’食物’本身就很可怕了。
  
明天,就告别一切,终止谴责。

谋杀比尔vol.2

今天中午去看了Kill Bill vol.2,这一次全片已经看不到那些喷发的鲜血了,打斗场面也收敛许多,整个片子更多的是在经营述说复仇的前因,通过比尔的口。
比尔给人的感觉就像一个慈祥的父亲,有智慧也幽默,但因为心爱的女人–The Bridge(忘了她在戏中的名字了,她原来也有名字的,不只是the bridge)突然嫁人而萌生的杀意,他让属下屠杀了当年在教堂彩排婚礼的所有人,让the bridge昏迷了四年。新娘子醒来了,在第一集杀掉了两个仇人,过程中有很多流血的画面,但是这样的暴力在Tarantino手下拍出来却是黑色幽默的呈现方式,观众看了仅是觉得好笑,至少我在看那些流血场面时,没有不笑出声来的。在第一集,暴力好像被夸大了,所以根本感觉不到可怖。
第二集,我觉得只有新娘子和Elle独眼龙对决的时候场面比较激烈,其他如Bill, Bodd的死亡方式都太平静了。我说太平静,因为其死法出乎我的意料,没有延续第一集的血腥、激烈。Bodd是被同谋Elle以黑曼巴毒蛇毒死的, Bill和新娘子没对上几招便被她的独门绝技“五指偷心术”给干掉了。而Elle并没有死,但她的下场也让她生不如死,她原来只剩一颗眼珠子了,在和新娘子对上的时候,新娘子出其不意的鹰爪功在近距离下把她那颗眼珠子给‘挑’出来,结束了。这样的“神来一笔”实在高明,太多花俏的对决场面也不如这一下来的痛快!这时虽然流血不多,但是我隐隐觉得可怕了。
到底暴力是什么?我不知道,阿伦特的《论暴力》也还没有看,不过就从比尔在片中说的关于生死的一段话。。。一个小孩也知道生和死,好像那条金鱼在上一刻还在地毯上能跳,下一刻就不跳了(因为他和新娘子的女儿用脚对它踩了一下)。说得稀疏平常,而‘踩’的行为对于金鱼却是暴力手段,也不为了什么。
Livy @2004-4-25 20:08:42
查看本分类 随想 的所有网志
回复:谋杀比尔vol.2
刚刚看完KillBill.vol.1.的avi,只是觉得很暴力,没什么好感。
By:iamchaoyi @2004-4-26 4:30:46
回复:谋杀比尔vol.2
电影是我们一起看的。。。嘿嘿我也觉得比尔是个很慈祥的父亲,只是对最后他还是要跟女儿决斗,觉得有点残忍。。。
By:老公 @2004-4-25 20:40:23

Zodiac2

这两个多月来买卖PDAs的日子已宣告一段落,工作开始忙碌,也没啥功夫金钱来小资一番啦。4月2号终于拿到了Zodiac2,这个我的理想梦幻游戏PDA,我是那个高兴啊!装了Nesem和Firestorm gbaZ,别的一些老牌模拟器还没来得及装。玩当年红白机的经典游戏,真是怀念小学时候的自己,单纯没有太多顾虑烦恼。不知道小学时代一些好友现在在哪里了?没有联系了,一些人应该也成家了。无限遐想中。。
Tapwave最近才发放了1.1的软件升级补丁,还没有装,等结束了仙剑的游戏就才升级呗,懒。

« Pre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