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February, 2006

  仰望是天堂。
  喜欢在那寂静优美的夜,遥望星空,用心去感受她的美。
  小时候在数星星有几颗的时候,会有一种想把它们摘下来的冲动。明明就在头顶上,为什么踮起脚仍碰不到呢?想着爬到大厦的顶层一定可以碰到它们,结果还是失望而归。长大了终于明白,不管自己爬的有多高,都不可能触及那遥远的美。人们总是不珍惜已经拥有的东西,对他们而言,得不到的才是最好,最美的东西。可能正是由于它们放射着吸引人、感动人和耐人寻味的光辉而同时对于我们又是遥不可及的缘故,所以才愈发觉得它们是美的。
  美不是孤立的,它与周围的事物和环境发生着各种各样的关系。倘若星星没有火光,他们将是平淡无力的东西。而没有星星的夜是我害怕看到的。它让我感到太沉重,太压抑,太令人窒息。黑暗成了生命的重负,孤独成了自己的宿命。若此刻天空上能出现哪怕只有一颗星星,那它对我而言将是世界上最美的东西。是它使我可以畅快淋漓地呼吸,是它让我看到光明。黑暗给了我们一双黑色的眼睛,我用它来寻找光明的,上帝在创造黑暗的时候并没有遗忘让我们寻找光明的星星。于是,星空的美,少不了星星的点缀,可以牵引出人们对于“美”的遐想。
  我想起了梵高的“星月夜”,通过梵高的双眼,这夜是汹涌的,又是静谧的。汹涌是这夜的底蕴,似乎一口气就能把世间万物吞噬了。这大概是他坎坷的遭遇造成的吧。世间的疾苦,不管多苦,自然的美还是独立存在的,却又仿佛是最严峻但充满慈爱的父亲,关心这世间的一切。这个文明的世界是那样的不完美,千百年来不停息的战争,杀害脆弱的生命,这一切,这星空都和我们的祖先一同经历了。同样的星空,却人是已非;李后主也要感叹“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星空底下是数不尽的故事,但是它包容一切,吸纳一切,当我们遥望星空,才看到和感受了许多。
  遥远的星空的美丽,也是建立在自身的独立性上的。当我还是小女孩子,最是没有烦恼、最是天真可爱的时候,少不更事的我,也只知道“一闪一闪亮晶晶,好象天空小星星“。是的,最美的,就是儿歌里所教的。我傻傻地仰望星空,经历春夏秋冬,胡乱地辩识满天星斗。北极熊、大螃蟹,还有射手,却怎么看也看不见属于我的星座。那”处女座“原是极为抽象的,或者举凡属于自己的东西,我们更不能很好而客观地了解。所以星空再美,也不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或者,它从来不属于任何人,星空就是星空,你只需凝神观望,科学的、诗意的、实用的,统统可以信手拈来。这是我们一般对某一事物所具备的三种态度。一颗具备审美能力的心,于遥望星空辩识星座,也能很诗意的将水瓶误作处女了。星空对此是一点不负责,它是独立的,是中立的,而态度却是人为的。这就是”美“的似是而非了。
  你认为美的,我可能不以为然;我认为好的,你或许要和我争论一番。我爬到大厦的顶层,尝试摘下星星,你却走上前来嘲笑我。你告诉我,星空之所以美,是因为它遥远。若果真的把”星星“摘下来,亮晶晶的小星星的真相,其实是硕大一颗晦暗的星体。所以你的结论是,星空根本不美。可我也无须和你争论,只要随手把诗集一翻,就有不少诗人可以作证:星空的美丽,是历久不衰的。
  只要是美的,就是牵涉自己心中的喜欢嫌恶,不如暂把理智放置一边,来一同遥望星空,岂不美哉?